<tbody id="l8vum"><track id="l8vum"></track></tbody>
  • <button id="l8vum"><acronym id="l8vum"><input id="l8vum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
  • <li id="l8vum"></li>

    <tbody id="l8vum"><center id="l8vum"></center></tbody>

        <button id="l8vum"><tr id="l8vum"><u id="l8vum"></u></tr></button>
        <tbody id="l8vum"><noscript id="l8vum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  <li id="l8vum"></li><dd id="l8vum"></dd>
      1. <em id="l8vum"></em>
        <tbody id="l8vum"><center id="l8vum"><noframes id="l8vum"></noframes></center></tbody>
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要闻动态 > 平昌要闻

        【身边典型】“国家有好政策,我们自己也要争口气”

        ——记县“脱贫致富之星”李清平

        发布时间:2020-05-20 08:35单位:平昌县融媒体中心作者:李帜字体【  

        李清平,现年48多岁,平昌县笔山镇笔峰村人。因学、因病致贫,2014年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。面对贫困,他奋发图强,在党委政府的政策扶持、结对帮扶人帮扶引导下,开饭馆、办养牛场、建孵化室……多元发展摘掉穷帽,更蝶变为一方致富带头人,带动20多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共同增收脱贫,先后被巴中市委、市政府表彰为“脱贫致富光荣户”,平昌县委、县政府表彰为“脱贫致富之星”。

        苦心经营 开饭馆摘掉穷帽

        4个子女读书,自己多年漂泊务工生活不规律又落下严重的胃病,凑钱租房开的小饭馆门可罗雀生意清淡……2014年前后,是李清平人生中一段“至暗时光”,债台高筑,日子艰难。

        党中央实施精准扶贫政策,比照标准,李清平被确定为了建档立卡贫困户。李清平感恩党和政府的好政策,但一向要强的他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:自己才40出头啊,正值壮年,咋把日子过得这么差了呀?不行,人穷志不能短,自己要努力一把,找好增收门路,早点甩掉贫困户的帽子,把日子过好??稍鍪盏拿怕酚衷谀睦??怎样才能把日子过好?李清平陷入了迷茫之中。

        正在迷茫时,结对帮扶的干部张明伟来了解情况,李清平像见到了亲人一般,把心头的想法、心里的迷茫一股脑儿地倾倒了出来,期翼的目光望向了结对帮扶人,“国家有好政策,我们自己也要争口气?!?o:p>

        “别急,增收的路子我们一起来找,困难我们一起来克服!”帮扶干部全面了解李清平家的情况,综合判断,觉得他家眼时还是经营小饭馆为好,帮着一起找生意不好的原因。交流中,李清平渐渐明白了,自己的小饭馆之所以开不活挣不到钱,其根本原因在于缺乏经验,不了解市场需求,缺乏特色,吸引不到客人。李清平家离镇上不远,张明伟建议他走“自养自销”的路子,在家里养一些跑山鸡,饭馆主营跑山鸡菜品,特别是要充分利用笔山高山洋芋品质好、品牌响的优势,把跑山鸡和高山洋芋两种地方特产结合,开发出“土鸡炖洋芋”这道特色菜。

        李清平潜心研究,相继开发出“高山洋芋炖鸡”、“山里竹笋炖鸡”两道招牌菜,材料地道、味道巴适,价格也合适……饭馆的生意渐渐有了起色。结对帮扶干部也帮着推销,在QQ群、微信群、朋友圈里发图宣传,一传十、十传百,口口相传,很快李清平饭馆的招牌菜就有了名气,到笔山办事的、来笔山游玩的,?;嵴依雌烦⒁环?。李清平家饭馆的生意火爆起来,自家养的跑山鸡、种的绿色菜远远不够用了,就用邻家养的、种的,不经意间,他带动了附近的贫困户种养增收。2016年底,李清平家有存款20来万了,在村里率先顺利地摘掉了“贫困户”的帽子。2017年,他先后被先后被巴中市委、市政府表彰为“脱贫致富光荣户”,平昌县委、县政府表彰为“脱贫致富之星”,大会交流发言,他吐出肺腑之言:“国家有好政策,我们自己也要争口气,才能把日子过得好?!?o:p>

        几经周折  办产业走上富路

        “国家有好政策,我们自己也要争口气?!背闪死钋迤降目谕缝?。摘掉了穷帽,手头也有了些“闲钱”,李清平的心头又活泛开了:我是不是可以再干点什么呢?

        邻近的邱家镇、青凤镇两家蛋鸡养殖场经营得有声有色,生意火爆,李清平去考察后热血沸腾,决定办个蛋鸡养殖场。闲暇时喜欢看书看报的李清平知道,农业产业有规模才会有效益,他决定建家10万只规模的蛋鸡养殖场,测算建设圈舍1800平方米。

        说干就干,选场地、批土地、跑环评……李清平风风火火地干开了??げ痪?,李清平尝到了自己莽撞的苦头,发现发展大产业要的是大资本,自己手头那点钱只是杯水车薪,工程才干到一半钱就用光了。怎么办?放弃吧,投入的20多万血汗钱就要打水漂,刚刚脱贫又要返贫,肯定不行!“开弓没有回头箭”,他绝不走回头路,拼命也要往前冲。

        东赊西欠,总算把棚子建起来了。一算帐,已经欠下近20万元的债。当初沸腾的热血归于了平静,李清平理性地梳理起办蛋鸡养殖场事项:高额的流动资金、精细的养殖技术、巨大的养殖风险……哪一个事项于他而言,都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?!笆屎媳鹑俗龅?,不一定就适合自己干?!崩钋迤酵闯沟馗形虻?。

        蛋鸡养殖场显然是无法办下去了,几年的辛苦全部归零,李清平为自己当初冲动的决定懊悔不已??稍侔没谝灿谑挛薏?,总得想想办法、找个项目把建好的养殖棚利用起来啊。总不能返贫回去再当“贫困户”吧!自己可丢不起这个人??煞⒄故裁聪钅磕??李清平想得头疼,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好的项目。

        “何不用来养牛???”镇党委书记来村里督导脱贫攻坚工作,了解到李清平面临的困境,提出了建议。

        养牛?李清平的眼睛一亮:在山里长大,自小割草放牛与牛打交道,对牛的脾性摸得透,再说牛的养殖风险小,养牛挺适合自己。当然吃了一堑,长了一智,这一次李清平没有盲目地想着规模效益,决定先试养几头看看效果。他借了1万元钱,买回3头小牛试养。

        拜驻村农技员为师,李清平用心学习防疫知识、精心钻研养殖技术,悉心照料着3头“心肝宝贝”……几个月过去了,试养的小牛长成了架子牛,膘肥体壮,出售后一算账,小赚了1万多元钱。这让李清平看到了养牛的“钱”途,决定扩大养殖规模。

        资金短缺,在镇村干部的帮助下,李清平申请办理了扶贫养殖贷款4万元、借村级产业扶持基金3万元,在亲戚朋友处借款10万元,购买40头种牛,扩大了肉牛养殖规模。支持李清平发展养牛产业,村“两委”做工作,帮助他流转土地100亩种植牧草;结对帮扶人提供了100斤牧草种子,从县能源办帮助争取到沼气项目,解决了环境污染问题;驻村农技员驻场提供技术支撑……在党委政府及各级干部帮扶下,李清平采用“自繁自养”与“买小卖大”两条腿走路,常年存栏肉牛130余头。买进卖出,一年下来,纯收入达到30多万元。同时,李清平还与一家饲料厂联系,办起了一个饲料经销批发部,厂价直销,又有了一笔额外收入。几经周折,李清平家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富?;?。

        富不忘邻  同养殖共奔小康

        市场牛肉的价格年年上涨,又打开了多条销售渠道,越来越多的商户主动找上门来购买……李清平发展肉牛养殖产业的信心更足、决心更大了,决定再次扩大养殖规模??伤约阂蝗肆α坎还?,李清平决定带领村民一道来养牛增收致富。

        李清平组织成立了心芝种养殖专业合作社,采用“养殖场+合作社+农户”的发展模式,与周边散养农户达成合作养牛、共享利润的利益链接机制。对于建档立卡贫困户,李清平采用“借?;古?、分别算账”的模式,赊给贫困户牛仔,牛场提供技术服务,贫困户养大后牛场回收,助力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脱贫。如今,李清平的牛场和包括贫困户在内的20余户村民年循环养殖肉牛300余头。

        养牛场扩大规模,还直接解决了部分建档立卡贫困群众的就业。王双林家是笔峰村建档立卡贫困户,她在家照顾娃儿读书,不能外出务工,李清平安排她到养牛场割草,按量计价,每月收入2400元—2800元不等,一年有3万来元的工资收入,成了她家的主要经济来源。村里有陈朝贵、王文俊等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,每家都有一人在李清平的肉牛养殖场务工,年收入都在3万元左右。

        2019年,生猪疫情袭来,较长一段时间生猪养殖有困难。猪肉需要替代品,无疑鸡肉是很好的选择。李清平敏锐地感觉养鸡将迎来高潮,立马投资近40万元,建成了月可孵化5万只鸡苗的大型孵化室、脱温室,现已出售脱温鸡苗14万多羽,解决了鸡苗靠外购、购买鸡苗难的问题,自己取得可观经济效益的同时,也带动了平昌县东北片区及邻近的通江一些乡镇土鸡养殖。

        笔峰村的梯田自然成景,是“四川100个最美观景拍摄点”, 常年有不少游客来这里采风拍摄。李清平又看到了商机,正筹划准备办一农家乐,多元发展,延长产业链,提升附加值,解决村里更多的村民稳定就业,共同脱贫奔康?!肮矣泻谜?,我们自己也要争口气?!狈芊⑼记?,李清平从贫困户蝶变成一方致富带头人!

         

      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        风云直播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